2023年03月29日 星期三

第三章 在抗日戰爭烽火中發(fā)展壯大

發(fā)布日期:2017-07-28

信息來(lái)源:中聯(lián)部網(wǎng)站

  一、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形成和全面抗戰路線(xiàn)的制定
  1937年開(kāi)始的全國抗日戰爭,既是關(guān)系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關(guān)鍵階段,也是中國共產(chǎn)黨發(fā)展壯大的重要時(shí)期。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戰后走上法西斯主義道路的德、意、日三國企圖重新瓜分世界,先后結為反共同盟,成為歐洲和亞洲的戰爭策源地。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的準備,日本帝國主義于1937年7月公然發(fā)動(dòng)大規模的全面侵華戰爭。
  7月7日夜,日本侵略軍在北平西南的盧溝橋附近,突然向中國駐軍進(jìn)攻,中國官兵奮起抵抗。中華民族全面抗戰從此開(kāi)始。
  在民族危亡的嚴重關(guān)頭,只有全民族團結抗戰是中國生存和發(fā)展的唯一出路。中國共產(chǎn)黨高舉起抗日的大旗,在事變發(fā)生的第二天就通電全國,號召“全中國同胞,政府,與軍隊,團結起來(lái),筑成民族統一戰線(xiàn)的堅固長(cháng)城,抵抗日寇的侵掠!國共兩黨親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進(jìn)攻!”同日,毛澤東、朱德、彭德懷等紅軍領(lǐng)導人致電蔣介石,表示紅軍將士愿意“與敵周旋,以達保土衛國之目的”。黨的各級組織積極動(dòng)員人民群眾參加抗日戰爭。
  為促進(jìn)國共兩黨實(shí)現團結抗日,中共中央派周恩來(lái)等再上廬山與國民黨談判。周恩來(lái)等向蔣介石送交《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提出迅速發(fā)動(dòng)全民族抗戰、實(shí)行民主政治和改善人民生活等基本要求,重申中國共產(chǎn)黨為實(shí)現國共合作的四項保證。
  在全國抗日救亡運動(dòng)高漲和共產(chǎn)黨倡議國共合作抗戰的情況下,蔣介石7月17日在廬山發(fā)表談話(huà),表示了準備抗戰的決心,但還沒(méi)有完全放棄對日媾和的企圖。日軍不斷擴大侵略,把戰火從華北燒到華東。8月13日,中國軍隊在上海奮起抗戰。國民黨當局在其統治受到致命威脅時(shí),急欲調動(dòng)紅軍開(kāi)赴前線(xiàn),因而在國共談判中表現出較多的合作愿望。8月,國共兩黨達成將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等協(xié)議。
  8月25日,中共中央軍委發(fā)布紅軍改編為八路軍的命令(9月改稱(chēng)第十八集團軍),朱德任總指揮,彭德懷任副總指揮,葉劍英任參謀長(cháng),左權任副參謀長(cháng),任弼時(shí)任政治部主任,鄧小平任政治部副主任,下轄三個(gè)師:第一一五師,師長(cháng)林彪、副師長(cháng)聶榮臻;第一二○師,師長(cháng)賀龍、副師長(cháng)蕭克;第一二九師,師長(cháng)劉伯承、副師長(cháng)徐向前。全軍共4.5萬(wàn)多人。接著(zhù),在南方八省邊界地區的紅軍和游擊隊除瓊崖紅軍游擊隊外,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葉挺任軍長(cháng),項英任副軍長(cháng),下轄四個(gè)支隊,全軍共1.03萬(wàn)人。紅軍改編后迅速開(kāi)赴抗日前線(xiàn)。國共兩黨軍事上的合作,推動(dòng)了全國抗戰和國共合作的進(jìn)一步發(fā)展。1937年9月,陜甘寧革命根據地改稱(chēng)陜甘寧邊區,轄23個(gè)縣,人口約150萬(wàn),是中共中央所在地。
  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多次催促下,國民黨中央通訊社9月22日發(fā)表《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23日,蔣介石發(fā)表實(shí)際上承認中國共產(chǎn)黨合法地位的談話(huà),標志著(zhù)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正式形成。全國各族人民、各進(jìn)步黨派、抗日團體和社會(huì )各階層愛(ài)國人士以及海外僑胞熱烈歡迎國共兩黨重新合作,并以不同形式,參加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中華民族空前的大團結,對抗日戰爭的全面展開(kāi)有重大意義。
  中國的抗日戰爭怎樣才能走向勝利?黨從抗戰一開(kāi)始就提出了一條廣泛發(fā)動(dòng)群眾,武裝群眾,依靠群眾對日作戰,實(shí)行人民戰爭的全面抗戰路線(xiàn)。黨認為,中國是有力量進(jìn)行抗戰并最后取得勝利的,這種力量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廣大人民中,只有動(dòng)員和組織人民,才能抵御強敵,才能引導中國抗戰取得最后勝利。
  1937年8月下旬,中共中央在陜北洛川召開(kāi)政治局擴大會(huì )議,這是在全國抗戰剛剛爆發(fā)的歷史轉折關(guān)頭召開(kāi)的一次重要會(huì )議。會(huì )議通過(guò)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lǐng)提出,要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必須實(shí)行全國軍事的總動(dòng)員、全國人民的總動(dòng)員,改革政治機構,廢除國民黨的一黨專(zhuān)政,給人民以充分的抗日民主權利,適當改善工農大眾的生活,實(shí)行抗日的外交政策、財政經(jīng)濟政策、教育政策和民族團結政策,使抗日戰爭成為真正的人民戰爭。這是黨的全面抗戰路線(xiàn)的具體體現。綱領(lǐng)所闡明的黨在抗戰時(shí)期的基本政治主張,指明了堅持長(cháng)期抗戰,爭取最后勝利的具體道路。
  但是,代表大地主大資產(chǎn)階級利益的國民黨不愿放棄一黨專(zhuān)政,害怕群眾抗日救亡運動(dòng)的蓬勃發(fā)展危及自己的統治地位,因此拒絕實(shí)行共產(chǎn)黨的全面抗戰路線(xiàn),而采取單純由政府和軍隊抗戰的片面抗戰路線(xiàn),甚至企圖通過(guò)對日作戰削弱以至消滅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人民力量。
  盡管如此,中國共產(chǎn)黨提出的全面抗戰路線(xiàn)卻在全國產(chǎn)生了重大影響,成為全國人民堅持抗戰、爭取勝利的旗幟。在全面抗戰路線(xiàn)的指引下,全國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和其他愛(ài)國人士以更高昂的愛(ài)國熱情投入抗日洪流??谷諔馉幊蔀橹袊鷼v史上空前規模的全民族的反侵略戰爭。中國共產(chǎn)黨堅持以民族大義為重,制定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正確戰略、策略,實(shí)施動(dòng)員人民、依靠人民的正確路線(xiàn)、政策,因而牢牢地掌握了歷史主動(dòng)權,成為團結全民族抗戰的中堅力量。
  二、敵后戰場(chǎng)的開(kāi)辟和統一戰線(xiàn)中的獨立自主原則
  為著(zhù)貫徹執行全面抗戰路線(xiàn),黨作出了開(kāi)辟敵后戰場(chǎng)的重要戰略決策。洛川會(huì )議指出,抗戰是“艱苦的持久戰”。會(huì )議確定人民軍隊的戰略任務(wù)是,到敵人后方放手發(fā)動(dòng)群眾,開(kāi)展獨立自主的游擊戰,配合友軍作戰,開(kāi)辟敵后戰場(chǎng),建立抗日根據地,發(fā)展和擴大人民軍隊,打敗日本侵略者。在敵后開(kāi)展獨立自主的游擊戰,既服從于民族解放戰爭的總體戰略,又充分發(fā)揮人民軍隊的優(yōu)勢,在政治上保證共產(chǎn)黨對軍隊的絕對領(lǐng)導,因而是人民軍隊堅持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堅持持久抗戰的正確方針。
  八路軍剛開(kāi)赴抗日前線(xiàn)時(shí),主要是直接在戰役上配合國民黨軍作戰,以少部兵力進(jìn)行發(fā)動(dòng)群眾和組織群眾武裝的工作。1937年9月25日,八路軍第一一五師主力在晉東北平型關(guān)附近伏擊日軍,殲敵1000余人,擊毀汽車(chē)100余輛,取得全國抗戰以來(lái)中國軍隊的第一次大勝利,粉碎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huà),極大地振奮了全國軍民的精神和抗戰信心,提高了共產(chǎn)黨和八路軍的威望。接著(zhù),八路軍又配合國民黨軍進(jìn)行了忻口戰役。
  國民黨在抗戰初期表現出一定的抗日積極性。國民黨軍隊先后進(jìn)行平津、淞滬、忻口、徐州及保衛武漢等戰役,并取得臺兒莊戰役的勝利,再加上八路軍、新四軍在敵后廣泛開(kāi)展游擊戰爭,日軍叫囂的三個(gè)月滅亡中國的計劃徹底破產(chǎn)。但是,由于敵強我弱的總形勢和國民黨實(shí)行片面抗戰路線(xiàn),正面戰場(chǎng)的戰局處于非常不利的境地,許多重要城市和富饒地區失陷。日軍在中國土地上大肆燒殺淫掠,中國人民遭受深重災難。1937年12月,日軍占領(lǐng)中國首都南京,制造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慘案,中國平民和被俘士兵被集體槍殺、焚燒、活埋及用其他方法處死者,達30萬(wàn)人以上。日軍在其他地方屠殺中國人民的慘案不計其數。
  1937年11月8日太原失陷后,八路軍和黨領(lǐng)導的山西新軍按中共中央的部署,在敵后實(shí)行戰略展開(kāi),分兵發(fā)動(dòng)群眾、武裝群眾,開(kāi)展獨立自主的敵后游擊戰爭,建立抗日民主政權,開(kāi)辟抗日根據地。1938年1月,敵后第一個(gè)由黨領(lǐng)導建立的抗日民主政權晉察冀邊區臨時(shí)行政委員會(huì )在冀西阜平成立。新四軍也挺進(jìn)大江南北,開(kāi)赴蘇南、皖南、皖中等地區,創(chuàng )建華中敵后抗日根據地。
  在敵后抗戰的艱難條件下,黨領(lǐng)導人民軍隊同群眾結成血肉相連的關(guān)系,最初依托山區開(kāi)展抗日游擊戰爭,牽制、打擊日軍,取得巨大成績(jì)。到1938年10月,八路軍和新四軍同日、偽軍作戰1600余次,斃傷俘敵5.4萬(wàn)人,先后創(chuàng )建晉察冀、晉西北和大青山、晉冀豫、晉西南、山東、蘇南、皖中等抗日根據地。戰斗在白山黑水的東北抗日聯(lián)軍也十分活躍,在極端艱難的條件下打擊敵人。以延安為中心的陜甘寧邊區是敵后戰場(chǎng)的戰略總后方。大批愛(ài)國青年和抗日志士涌向延安,經(jīng)過(guò)培養訓練后,又從這里奔赴抗日前線(xiàn)。
  隨著(zhù)敵后抗日游擊戰的發(fā)展,中國抗日戰爭逐漸形成戰略上互相配合的兩個(gè)戰場(chǎng),一個(gè)是主要由國民黨軍隊擔負的正面戰場(chǎng),一個(gè)是共產(chǎn)黨軍隊為主的敵后戰場(chǎng)。敵后戰場(chǎng)的開(kāi)辟,抗日根據地的創(chuàng )建,對穩定全國戰局起了重大作用,是中國抗戰轉入戰略相持階段的重要條件。
  全國抗戰開(kāi)始后,由于戰爭局勢的復雜,許多人對戰爭將如何發(fā)展認識不清,“亡國論”、“速勝論”等有相當大的影響。澄清這些錯誤觀(guān)點(diǎn),指明抗日戰爭的基本走勢,是指導抗日戰爭的中國共產(chǎn)黨必須解決的重大課題。1938年五六月間,毛澤東發(fā)表《論持久戰》的講演,總結抗戰以來(lái)的經(jīng)驗,集中全黨智慧,深刻揭示了中國經(jīng)過(guò)持久抗戰奪取最后勝利的客觀(guān)根據,科學(xué)地預見(jiàn)到抗日戰爭將經(jīng)過(guò)戰略防御、戰略相持和戰略反攻三個(gè)階段才能取得最后勝利,強調爭取抗戰勝利的唯一正確道路是充分動(dòng)員和依靠群眾,實(shí)行人民戰爭?!墩摮志脩稹芬择R克思主義的非凡洞察力,清晰地描繪出抗日戰爭發(fā)展過(guò)程的完整藍圖,深刻闡述了黨關(guān)于抗日戰爭的戰略方針和爭取抗戰勝利的正確道路,是黨指導抗日戰爭的綱領(lǐng)性文獻,同時(shí)對全國抗戰的戰略指導也產(chǎn)生了影響。
  第二次國共合作實(shí)現后,黨以很大力量加強在國民黨統治區的工作,以推動(dòng)國民黨實(shí)行全面抗戰路線(xiàn),擴大和鞏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1937年12月,中共中央長(cháng)江局在當時(shí)國民黨統治區的抗戰中心武漢成立,統一領(lǐng)導南方各省黨的工作,發(fā)展長(cháng)江流域和南方各省的抗日運動(dòng),迅速恢復和建立了各級黨組織,發(fā)展了大批黨員,積極領(lǐng)導以武漢為中心的抗日救亡群眾運動(dòng)。中共代表團同時(shí)駐武漢,負責同國民黨聯(lián)系和談判。八路軍、新四軍先后在西安、蘭州、武漢、重慶、桂林等地建立辦事處,共產(chǎn)黨主辦的《新華日報》、《群眾》周刊在漢口公開(kāi)出版。黨從原來(lái)比較狹小的環(huán)境中走出來(lái),和國民黨統治區的各界人士進(jìn)行廣泛而直接的接觸,宣傳抗日民主主張,初步打開(kāi)新的工作局面。周恩來(lái)?yè)螄裾娛挛瘑T會(huì )政治部副部長(cháng),共產(chǎn)黨人還參加了國民黨召集的國民參政會(huì )。在一段時(shí)間內國共合作的關(guān)系比較融洽。
  但是,由于國共兩黨代表不同的階級利益,實(shí)行不同的抗戰指導路線(xiàn),統一戰線(xiàn)內部不可避免地存在尖銳的矛盾和斗爭。在統一戰線(xiàn)中,是堅持全面抗戰路線(xiàn),還是實(shí)行片面抗戰路線(xiàn)?這對抗戰成敗和黨的發(fā)展具有決定性的意義。黨中央記取歷史的經(jīng)驗教訓,從抗戰初期就提出必須反對階級投降主義,在統一戰線(xiàn)中堅持獨立自主原則,即既統一又獨立,對國民黨采取有團結有斗爭,以斗爭求團結的方針;保持黨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組織上的獨立性,放手發(fā)動(dòng)群眾,實(shí)行黨的全面抗戰路線(xiàn);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lǐng)導,沖破國民黨的限制和束縛,努力發(fā)展人民武裝力量。堅持統一戰線(xiàn)中的獨立自主原則,實(shí)質(zhì)上就是力爭中國共產(chǎn)黨對抗日戰爭的領(lǐng)導權。這是把抗戰引向勝利的中心一環(huán)。
  1937年11月底,中共駐共產(chǎn)國際代表、共產(chǎn)國際執委王明從蘇聯(lián)回國抵達延安。他根據共產(chǎn)國際和蘇聯(lián)領(lǐng)導人關(guān)于中國抗戰應該依靠國民黨的指示精神,否認抗日統一戰線(xiàn)中的獨立自主原則,主張“一切服從統一戰線(xiàn)”,“一切經(jīng)過(guò)統一戰線(xiàn)”,把共產(chǎn)黨和人民軍隊的活動(dòng)限制在國民黨允許的范圍內。王明的右傾錯誤主張對黨的工作造成了危害,干擾了全面抗戰路線(xiàn)的貫徹執行。
  中共中央對王明的右傾錯誤進(jìn)行了堅決抵制和斗爭。1938年3月,中共中央派任弼時(shí)到蘇聯(lián),如實(shí)向共產(chǎn)國際說(shuō)明中國的抗戰情況、國共兩黨關(guān)系及黨所采取的路線(xiàn)和政策。8月,中共駐共產(chǎn)國際代表王稼祥回國,傳達共產(chǎn)國際的指示: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線(xiàn)是正確的,中央要以毛澤東為首來(lái)解決統一領(lǐng)導。這為六屆六中全會(huì )的召開(kāi)創(chuàng )造了有利條件。
  1938年9月至11月,黨在延安召開(kāi)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huì )。全會(huì )總結抗戰以來(lái)的經(jīng)驗教訓,確定黨在抗日戰爭戰略相持階段的基本方針和任務(wù),重申必須獨立自主地領(lǐng)導人民進(jìn)行抗戰。會(huì )議基本上糾正了王明的右傾錯誤,進(jìn)一步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的領(lǐng)導地位。全會(huì )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革命實(shí)際相結合的原則,號召全體黨員加強學(xué)習,研究馬克思主義,研究中華民族的歷史,研究抗日戰爭的現狀和趨勢。六屆六中全會(huì )進(jìn)一步統一全黨的思想和步調,推動(dòng)了各項工作迅速發(fā)展。
  三、堅持抗戰、團結、進(jìn)步,系統闡述新民主主義理論
  1938年10月武漢和廣州失守后,中國抗戰進(jìn)入戰略相持階段。日本侵略軍在堅持滅亡中國的總方針下調整侵華策略,停止對正面戰場(chǎng)的戰略性進(jìn)攻,而將主要力量用于打擊八路軍和新四軍;對國民黨采取政治誘降為主、軍事打擊為輔的方針;在占領(lǐng)區加緊扶植傀儡政權,建立和發(fā)展漢奸組織。這對中國的抗戰局勢產(chǎn)生了影響。
  在日本的政治誘降和英、美等國的勸降下,國民黨內的投降、分裂、倒退活動(dòng)日益嚴重。1938年12月,以國民黨副總裁汪精衛為首的國民黨親日派公開(kāi)投敵,并拼湊偽中央政權。
  以蔣介石為代表的國民黨親英美派開(kāi)始推行消極抗日、積極反共政策。1939年1月,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huì )決定“溶共”、“防共”和“限共”的方針。各地接連發(fā)生襲擊、殺害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抗日軍民的反共磨擦事件。中國團結抗戰的局面出現嚴重危機。
  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交織,使國家政局空前復雜。黨從抗戰的全局出發(fā),明確指出:整個(gè)抗戰時(shí)期,民族矛盾始終是第一位的,各階級的利益必須服從全民族的利益。針對國內時(shí)局的逆轉趨勢,黨鮮明地提出堅持抗戰到底反對中途妥協(xié)、鞏固國內團結反對內部分裂、力求全國進(jìn)步反對向后倒退三大口號,堅決揭露打擊賣(mài)國漢奸汪精衛,繼續爭取同蔣介石集團合作,鞏固并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駕馭了整個(gè)局勢的發(fā)展。
  在日軍將敵后抗日根據地作為軍事進(jìn)攻主要對象的情況下,黨領(lǐng)導人民抗日力量肩負起抗擊日軍的主要責任。根據黨中央的戰略決策,八路軍于1938年冬開(kāi)始由山區向平原地區挺進(jìn),放手發(fā)動(dòng)群眾,廣泛深入地發(fā)展群眾性游擊戰爭,不斷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鞏固和擴大了晉察冀、晉冀豫、冀魯豫、晉西北、山東等抗日根據地。在晉察冀軍民反“掃蕩”作戰中,1939年11月,偉大的共產(chǎn)主義戰士、加拿大共產(chǎn)黨員諾爾曼·白求恩大夫在搶救八路軍傷員時(shí)不幸感染中毒,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yè)獻出了生命。
  1940年8月,為了粉碎敵人對華北抗日根據地的“掃蕩”和“囚籠”政策,八路軍總部對華北日軍發(fā)動(dòng)了一次大規模的以破襲敵人交通線(xiàn)為重要目標的進(jìn)攻戰役。參戰部隊有105個(gè)團約20萬(wàn)人,故稱(chēng)百團大戰。這次戰役共作戰1824次,斃傷日、偽軍2.5萬(wàn)余人,俘1.8萬(wàn)余人,破壞鐵路470余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摧毀大量敵碉堡和據點(diǎn),繳獲大批槍炮和軍用物資,因而沉重地打擊敵軍,激發(fā)了全國人民的抗戰熱情,進(jìn)一步提高了共產(chǎn)黨和八路軍的威望。
  與此同時(shí),新四軍各部貫徹黨中央“發(fā)展華中”的戰略方針,利用山地、平原和河湖港汊等復雜地形開(kāi)展游擊戰,建立了皖東、豫皖蘇、皖東北、豫鄂、蘇北等抗日根據地,堅持和擴大蘇南、皖中等根據地,溝通了華北與華中抗日根據地的聯(lián)系。在華南,黨領(lǐng)導的抗日武裝創(chuàng )建和發(fā)展東江、瓊崖等抗日游擊根據地,開(kāi)展廣泛的抗日游擊戰爭。日本侵略者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到1940年底,黨領(lǐng)導的軍隊由抗戰開(kāi)始時(shí)的5萬(wàn)余人發(fā)展到50萬(wàn)人,還有大量地方武裝和民兵??谷崭鶕匕l(fā)展到跨華北、華中、華南的廣大地區,加上陜甘寧邊區共17塊近1億人口。黨領(lǐng)導的敵后抗戰,大量牽制、消滅日軍,在全民族抗戰中發(fā)揮著(zhù)日益重要的作用,逐步成為中國抗戰的重心。
  在淪陷區城市和交通要道,黨的地下組織實(shí)行隱蔽精干、長(cháng)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shí)機的方針,徹底轉變工作方式,深入群眾,以隱蔽的方式開(kāi)展抗日宣傳教育和統一戰線(xiàn)工作,領(lǐng)導人民進(jìn)行多種形式的抗日斗爭,牽制敵人的兵力,打擊日偽統治,支持和配合了敵后游擊戰爭和抗日根據地的建立與鞏固。
  黨在國民黨統治區的工作也取得新的進(jìn)展。1939年1月,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慶成立。在周恩來(lái)、董必武等人領(lǐng)導下,南方局在統一戰線(xiàn)、黨的建設、宣傳文化、群眾工作等方面進(jìn)行了艱苦而卓有成效的工作。南方局特別重視爭取和團結中間勢力,同民主黨派、無(wú)黨派人士、國民黨民主派、地方實(shí)力派、著(zhù)名知識分子等廣泛接觸,共商國是,使他們了解共產(chǎn)黨的主張,并逐步取得他們的信任,鞏固擴大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推動(dòng)了國民黨統治區抗日民主運動(dòng)的發(fā)展。在周恩來(lái)和南方局的支持下,1941年3月,中國民主政團同盟(1944年9月改組為中國民主同盟,簡(jiǎn)稱(chēng)民盟)在重慶成立,成為中國民主運動(dòng)的一支生力軍。南方局在開(kāi)展國際統一戰線(xiàn)工作方面同樣取得很大成績(jì),爭取了國際社會(huì )對中國團結抗戰的同情和支持,擴大了黨的影響。
  黨在西北國民黨統治區的地方組織,領(lǐng)導和推動(dòng)抗日救亡的群眾運動(dòng),開(kāi)展廣泛的統一戰線(xiàn)工作,利用西北特殊的地理條件溝通黨和國際友人、海外僑胞的關(guān)系及與共產(chǎn)國際的聯(lián)系,支持和配合了陜甘寧邊區建設和全國抗戰。
  黨堅持團結反對分裂、堅持進(jìn)步反對倒退,同國民黨頑固派的反共活動(dòng)進(jìn)行了堅決斗爭。1939年冬至1940年春,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黨給予堅決回擊。1941年初,國民黨頑固派制造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新四軍軍部及所屬部隊9000余人,在向北轉移途中遭到國民黨軍8萬(wàn)余人圍攻,除約2000余人突圍外,一部被打散,大部壯烈犧牲或被捕,軍長(cháng)葉挺在同國民黨軍進(jìn)行戰場(chǎng)談判時(shí)被扣押,副軍長(cháng)項英遇害。事變發(fā)生后,蔣介石竟誣稱(chēng)新四軍“叛變”,宣布取消其番號。
  面對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的又一次反共高潮,共產(chǎn)黨采取軍事上嚴守自衛、政治上堅決反擊的方針。中共中央軍委宣布重建新四軍軍部,任命陳毅為代軍長(cháng),劉少奇為政治委員。毛澤東揭露國民黨頑固派破壞抗戰的陰謀,提出懲辦禍首、釋放葉挺、廢除國民黨一黨專(zhuān)政、實(shí)行民主政治等十二條解決辦法。周恩來(lái)在重慶向國民黨當局提出嚴重抗議,并親筆題詞“為江南死國難者志哀”和“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這兩條充滿(mǎn)悲憤的題詞在《新華日報》登出,有力地揭露和聲討了國民黨頑固派的反動(dòng)行徑。
  全國人民及國際輿論普遍同情共產(chǎn)黨,譴責國民黨當局消滅異己、破壞抗戰。國民黨頑固派陷于極端孤立的境地,其反共活動(dòng)不得不有所收斂。黨以大局為重的正確措置,使極度危急的國內時(shí)局得以扭轉,黨在全國的政治地位空前提高。
  黨深刻地總結同國民黨頑固派斗爭的經(jīng)驗,豐富和發(fā)展了統一戰線(xiàn)的策略。這主要是: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中要采取“發(fā)展進(jìn)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的總方針,在反對國民黨頑固派的斗爭中要堅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自衛立場(chǎng)和“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這些策略原則使黨得以在復雜多變的環(huán)境里更加熟練而恰當地處理統一戰線(xiàn)中的各種棘手問(wèn)題,避免犯“左”、右傾錯誤。
  在此期間,針對國民黨大肆鼓吹“共產(chǎn)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等反共謬論,黨在政治思想戰線(xiàn)上同國民黨展開(kāi)論戰,批判和揭露各種假三民主義,著(zhù)重闡述三民主義與共產(chǎn)主義的關(guān)系,說(shuō)明共產(chǎn)主義的最低綱領(lǐng)和新三民主義基本相同,但兩者又有區別,共產(chǎn)黨將同一切真誠的三民主義者長(cháng)期合作。這場(chǎng)論戰對新民主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起了推動(dòng)作用。
  為了駁斥國民黨頑固派的反共宣傳,向全黨和全國人民闡明共產(chǎn)黨對于中國革命及其前途的全部見(jiàn)解,回答中國向何處去這個(gè)關(guān)系重大的問(wèn)題,更好地指導抗戰和中國革命,毛澤東進(jìn)行了大量的理論研究工作。他系統總結中國革命的獨創(chuàng )性經(jīng)驗,于1939年底1940年初先后發(fā)表《<共產(chǎn)黨人>發(fā)刊詞》、《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chǎn)黨》、《新民主主義論》等著(zhù)作,完整地闡述了新民主主義理論。
  毛澤東指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huì )的性質(zhì),決定了中國革命必須分成兩步走,第一步進(jìn)行民主主義革命,第二步進(jìn)行社會(huì )主義革命。中國民主革命在五四運動(dòng)以后已經(jīng)不是資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的民主革命,而是新民主主義的革命。新民主主義革命是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的人民大眾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區別新舊民主主義革命性質(zhì)的根本標志是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權問(wèn)題。
  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基本綱領(lǐng)是:政治上,推翻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壓迫,在中國建立一個(gè)以無(wú)產(chǎn)階級為領(lǐng)導的、以工農聯(lián)盟為基礎的各革命階級聯(lián)合專(zhuān)政的民主共和國。經(jīng)濟上,沒(méi)收操縱國計民生的大銀行、大工業(yè)、大商業(yè),建立國營(yíng)經(jīng)濟;沒(méi)收地主土地歸農民所有,并引導農民發(fā)展合作經(jīng)濟;允許民族資本主義經(jīng)濟的發(fā)展和富農經(jīng)濟的存在。文化上,廢除封建買(mǎi)辦文化,發(fā)展民族的科學(xué)的大眾的文化。
  新民主主義的發(fā)展前途,必然是社會(huì )主義。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huì )主義革命是兩個(gè)不同的革命階段,不能畢其功于一役,但兩個(gè)革命階段必須也必然是相互連接的,不容橫插一個(gè)資產(chǎn)階級專(zhuān)政。實(shí)現黨在民主革命階段的最低綱領(lǐng),也是為著(zhù)將來(lái)實(shí)現最高綱領(lǐng)。新民主主義革命是以共產(chǎn)主義思想為指導的。
  統一戰線(xiàn),武裝斗爭,黨的建設,這是中國共產(chǎn)黨在中國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gè)主要法寶。“統一戰線(xiàn)和武裝斗爭,是戰勝敵人的兩個(gè)基本武器。統一戰線(xiàn),是實(shí)行武裝斗爭的統一戰線(xiàn)。而黨的組織,則是掌握統一戰線(xiàn)和武裝斗爭這兩個(gè)武器以實(shí)行對敵沖鋒陷陣的英勇戰士。”
  以毛澤東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創(chuàng )立的新民主主義理論,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革命實(shí)際相結合的產(chǎn)物,是中國革命特別是建黨以來(lái)歷史經(jīng)驗的全面總結,是毛澤東思想在抗戰時(shí)期最重大的理論成果。它的提出,使全黨和全國人民對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性質(zhì)、內容、領(lǐng)導權和發(fā)展前途等有了明確而完整的認識,對中國革命的勝利發(fā)展具有重大的指導作用。
  四、加強根據地建設,開(kāi)展整風(fēng)運動(dòng)
  1941年至1942年,是世界法西斯勢力極為猖狂,中國敵后抗戰最為困難的時(shí)期。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fā)后,德國法西斯侵占了歐洲許多國家,1941年6月又揮兵東向,對蘇聯(lián)發(fā)動(dòng)大規模進(jìn)攻。12月,日本偷襲美國海軍基地珍珠港,同時(shí)進(jìn)攻英、美等國在太平洋的屬地,挑起太平洋戰爭。國際法西斯成為世界人民的公敵。中共中央主張建立反法西斯的國際統一戰線(xiàn),加強同英、美等國的合作,反對共同敵人。1942年1月,中、美、英、蘇等26個(gè)國家簽署《聯(lián)合國家宣言》,正式形成國際反法西斯統一戰線(xiàn)。中國戰場(chǎng)成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主戰場(chǎng),承擔著(zhù)抗擊日本陸軍主力的任務(wù)。
  日本法西斯企圖把中國變成它進(jìn)行太平洋戰爭的后方基地,決意加緊對華作戰。日軍在華北反復進(jìn)行“治安強化運動(dòng)”,對占領(lǐng)區人民實(shí)行殘暴的殖民統治、經(jīng)濟掠奪和奴化教育,對各抗日根據地進(jìn)行空前殘酷的“掃蕩”、“清鄉”和“蠶食”,采取野蠻的燒光、殺光、搶光政策,使用毒氣和細菌武器,制造無(wú)人區,企圖摧毀抗日軍民的生存條件,徹底消滅共產(chǎn)黨及其領(lǐng)導的抗日武裝。
  在日軍瘋狂而頻繁的進(jìn)攻下,敵后軍民傷亡很大,根據地的可耕土地被大量毀壞,大批糧食和牲畜被搶走,加之國民黨頑固派的包圍封鎖和自然災害,抗日根據地面積縮小,總人口由1億銳減到5000萬(wàn)以下,人民軍隊由50萬(wàn)人下降到40萬(wàn)人。敵后抗戰進(jìn)入最困難的時(shí)期。
  中國共產(chǎn)黨和抗日軍民沒(méi)有被困難所嚇倒。黨分析形勢后明確指出,人民抗戰面臨的困難是前進(jìn)中的困難,是日益接近勝利的暫時(shí)困難;要發(fā)揚革命精神,戰勝困難,爭取勝利。
  黨領(lǐng)導敵后軍民充分發(fā)揮人民戰爭的威力,創(chuàng )造和運用麻雀戰、地道戰、地雷戰、破襲戰、水上游擊戰以及派遣武工隊等多種有效的殲敵方法,開(kāi)展反“掃蕩”、反“清鄉”和反“蠶食”斗爭,給日、偽軍以有力的打擊。1941年至1942年間,人民軍隊共作戰4.2萬(wàn)次,斃傷俘敵軍33萬(wàn)余人。敵后抗戰牽制、消滅了大量日軍,成為中國堅持長(cháng)期抗戰最重要的因素,也是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重要支持。
  敵后軍民在對敵斗爭中涌現出成千成萬(wàn)的抗日英雄,表現了中華兒女不畏強暴、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和高尚的民族氣節。東北抗日聯(lián)軍主要領(lǐng)導人楊靖宇(第一路軍總司令兼政治委員)在1940年2月與日軍的戰斗中犧牲后,殘暴的敵人割下他的頭顱,剖開(kāi)他的腹部,發(fā)現他的腸胃里竟全是枯草、樹(shù)皮和棉絮,沒(méi)有一粒糧食。敵人為之震驚。“狼牙山五壯士”寧可跳崖也不投降的英雄氣概,連敵人也表示敬佩。
  抗日根據地是全面貫徹和實(shí)現共產(chǎn)黨全面抗戰路線(xiàn)的堅強陣地。為克服敵后抗戰的嚴重困難,黨采取多種有力的政策措施,進(jìn)一步加強抗日根據地建設。陜甘寧邊區是中共中央所在地,也是根據地建設的楷模。1941年5月,中共中央批準頒布《陜甘寧邊區施政綱領(lǐng)》,全面地體現了黨的新民主主義建設的基本方針。
  根據地建設最根本的是民主政治建設。黨在總結各地經(jīng)驗的基礎上提出:根據地的抗日民主政權是黨領(lǐng)導的抗日統一戰線(xiàn)性質(zhì)的政權,即幾個(gè)革命階級聯(lián)合起來(lái)對漢奸、反動(dòng)派的民主專(zhuān)政;在政府工作人員中實(shí)行共產(chǎn)黨員、非黨左派進(jìn)步分子和中間派各占三分之一的“三三制”,容納各方面的人士,團結抗日的各階級、階層;政府實(shí)行新民主主義的施政方針,保障各抗日階級的人權、財權,厲行廉潔政治。
  在經(jīng)濟建設方面,黨號召大力發(fā)展農業(yè)生產(chǎn),動(dòng)員農民開(kāi)墾荒地,興修水利,組織勞動(dòng)互助,提高耕作技術(shù),推廣良種,特別是把減租減息作為抗戰時(shí)期解決農民問(wèn)題的基本政策,調動(dòng)了農民的生產(chǎn)積極性,促進(jìn)了農村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從1939年冬起,各根據地相繼實(shí)行減租減息,一般將原租額減少25%,規定年利息率一般為10%,其他雜租、勞役和各種形式的高利貸一律取締。大生產(chǎn)運動(dòng)的廣泛開(kāi)展,對于克服嚴重的物質(zhì)生活困難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根據地還開(kāi)展文化教育建設,發(fā)展先進(jìn)文化事業(yè),為人民軍隊和根據地建設培養大批骨干力量,提高廣大群眾的文化水平。
  黨還在軍隊中開(kāi)展擁政愛(ài)民運動(dòng),在人民群眾中開(kāi)展擁軍優(yōu)屬運動(dòng),進(jìn)一步密切了軍民關(guān)系、軍政關(guān)系;在主力部隊和政府機關(guān)實(shí)行精兵簡(jiǎn)政,減輕人民的負擔;統一根據地領(lǐng)導,協(xié)調對敵斗爭的步伐,等等。
  黨在根據地內實(shí)行符合廣大人民利益的新民主主義政策,使各項建設事業(yè)得到發(fā)展,奠定了堅持長(cháng)期抗戰、克服嚴重困難的堅實(shí)基礎??谷崭鶕氐男旅裰髦髁x建設,使中國人民看到了新的希望。
  這一時(shí)期在全黨范圍開(kāi)展的整風(fēng)運動(dòng),對進(jìn)一步端正黨的思想路線(xiàn),加強黨的自身建設,具有重大意義。
  遵義會(huì )議后,黨糾正歷史上的“左”、右傾錯誤,在全黨形成了以毛澤東為核心的正確領(lǐng)導。但是,還沒(méi)有來(lái)得及對黨的歷史上的經(jīng)驗進(jìn)行系統總結,特別是沒(méi)有從思想路線(xiàn)的高度對造成過(guò)去“左”、右傾錯誤的根源進(jìn)行清算,黨內在指導思想上仍然存在一些分歧。因此,深入總結黨的歷史經(jīng)驗教訓,清算錯誤路線(xiàn),教育全黨學(xué)會(huì )運用理論和實(shí)際相結合的方法處理中國革命中的具體問(wèn)題,就成為加強黨的建設迫切需要解決的問(wèn)題。
  1941年5月,毛澤東作《改造我們的學(xué)習》的報告。九十月間,中共中央召開(kāi)政治局擴大會(huì )議,黨的高級干部開(kāi)始學(xué)習和研究黨的歷史,總結黨的歷史經(jīng)驗,從政治路線(xiàn)上分清是非,達到基本一致的認識。這次會(huì )議初步統一中央領(lǐng)導層的思想,為全黨普遍整風(fēng)作了準備。1942年2月,毛澤東先后作《整頓黨的作風(fēng)》和《反對黨八股》的講演。反對主觀(guān)主義以整頓學(xué)風(fēng)、反對宗派主義以整頓黨風(fēng)、反對黨八股以整頓文風(fēng)的整風(fēng)運動(dòng)在全黨普遍展開(kāi)。5月,中共中央召開(kāi)延安文藝座談會(huì )。毛澤東發(fā)表講話(huà)并作總結,闡明了革命文藝為人民服務(wù),首先是為工農兵服務(wù)的根本方向。
  反對主觀(guān)主義,是整風(fēng)運動(dòng)最主要的任務(wù)。黨的歷史上反復出現的“左”、右傾錯誤,從思想根源來(lái)說(shuō)都是主觀(guān)主義。主觀(guān)主義的主要表現形式是教條主義和經(jīng)驗主義。要克服主觀(guān)主義,就必須端正黨的思想路線(xiàn),堅持實(shí)事求是的原則,掌握一切從實(shí)際情況出發(fā)、理論聯(lián)系實(shí)際的思想方法。反對宗派主義和黨八股,消除主觀(guān)主義在組織上和文風(fēng)上的表現,也是整風(fēng)運動(dòng)的主要任務(wù)。
  整風(fēng)運動(dòng)貫徹“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針,著(zhù)重于提高思想認識,團結同志,而不是對犯錯誤者進(jìn)行組織處理。通過(guò)認真閱讀整風(fēng)文件,聯(lián)系個(gè)人的思想、工作、歷史以及自己所在地區或部門(mén)的工作進(jìn)行檢查,開(kāi)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等方法,使全黨提高思想認識,明確了努力方向。
  在全黨普遍整風(fēng)的基礎上,從1943年9月起,黨的高級干部進(jìn)一步討論和總結黨的歷史經(jīng)驗。由于王明為代表的教條主義曾給中國革命帶來(lái)巨大損失,因此,批判王明的錯誤路線(xiàn)及其影響,成為整風(fēng)運動(dòng)的重要內容。一系列地區工作與歷史座談會(huì )的召開(kāi),使許多干部更好地認識了黨史上的路線(xiàn)是非,提高了馬克思主義思想水平。
  在全黨整風(fēng)的基礎上,1944年5月至1945年4月召開(kāi)了黨的六屆七中全會(huì )。經(jīng)過(guò)深入討論和反復修改,集中全黨的智慧,全會(huì )于1945年4月20日通過(guò)《關(guān)于若干歷史問(wèn)題的決議》,對黨內若干重大歷史問(wèn)題作出正確的結論,使全黨對中國民主革命基本問(wèn)題的認識達到了馬克思主義基礎上的一致。整風(fēng)運動(dòng)勝利結束。
  整風(fēng)運動(dòng)既是一次深刻的馬克思主義教育運動(dòng),也是一次偉大的思想解放運動(dòng)。它堅持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的正確方向,使全黨端正了思想政治路線(xiàn),破除了把馬克思主義教條化、把蘇聯(lián)經(jīng)驗和共產(chǎn)國際指示神圣化的教條主義。它是加強黨的建設偉大工程的一個(gè)創(chuàng )造,是增強黨的戰斗力的一次成功實(shí)踐。它所積累的經(jīng)驗對黨的建設具有重大和深遠的意義。整風(fēng)運動(dòng)為黨的七大順利召開(kāi)奠定了基礎。
  五、黨的七大確立毛澤東思想為全黨指導思想,抗日戰爭取得最后勝利
  1943年后,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取得一系列重大勝利,黨領(lǐng)導的人民抗日力量也渡過(guò)嚴重困難,進(jìn)入再發(fā)展時(shí)期,華北抗日軍民開(kāi)始對敵軍發(fā)起攻勢作戰。進(jìn)入1944年,各根據地軍民普遍對日、偽軍展開(kāi)局部反攻,恢復和擴大原有根據地,并向敵后進(jìn)軍,開(kāi)辟新的抗日根據地。一年中,共作戰約2萬(wàn)次,殲滅敵軍近20萬(wàn)人,攻克縣城20多座,解放人口1700多萬(wàn)。
  這時(shí),國民黨仍然采取避戰觀(guān)戰的態(tài)度和限共反共政策。1943年,國民黨頑固派發(fā)動(dòng)第三次反共高潮,但尚未發(fā)展成大規模武裝進(jìn)攻便被制止。1944年豫湘桂戰役中,國民黨軍一敗涂地,八個(gè)月丟失146座城市、20多萬(wàn)平方公里的國土。國民黨在軍事上的潰敗和統治區內政治經(jīng)濟危機的加深,激起各階層人士的強烈不滿(mǎn)。國民黨統治區民主運動(dòng)迅速高漲。
  1944年9月,中共代表林伯渠根據黨中央的指示,在國民參政會(huì )上正式提出廢除一黨專(zhuān)政、建立民主聯(lián)合政府的主張。周恩來(lái)在延安進(jìn)一步闡明實(shí)施這一主張的具體步驟和方法。這個(gè)主張在國內外引起強烈反響,獲得各民主黨派、廣大民主人士的贊同和擁護,成為全國人民奮斗的政治目標。為實(shí)現這一主張,共產(chǎn)黨同國民黨及美國總統私人代表、后任美駐華大使的赫爾利展開(kāi)談判,并同美國的扶蔣反共政策進(jìn)行堅決而靈活的斗爭,擴大了黨的政治影響,推動(dòng)了國民黨統治區民主運動(dòng)的發(fā)展。
  在德國法西斯面臨徹底覆滅和中國抗戰接近勝利的前夜,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在延安隆重召開(kāi)。出席大會(huì )的正式代表544人,候補代表208人,代表全國121萬(wàn)黨員。毛澤東在會(huì )上作《論聯(lián)合政府》的政治報告,劉少奇作《關(guān)于修改黨章的報告》,朱德作《論解放區戰場(chǎng)》的軍事報告,周恩來(lái)作《論統一戰線(xiàn)》的講話(huà),任弼時(shí)、陳云等在會(huì )上發(fā)了言。
  七大制定了黨在新形勢下的路線(xiàn),即“放手發(fā)動(dòng)群眾,壯大人民力量,在我黨的領(lǐng)導下,打敗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國人民,建立一個(gè)新民主主義的中國”。為了建立新中國,當時(shí)重要而迫切的任務(wù)是建立民主聯(lián)合政府。大會(huì )擬定了建立聯(lián)合政府的具體步驟,制定了新民主主義國家在政治、經(jīng)濟、文化方面的綱領(lǐng),提出了實(shí)現中國工業(yè)化的宏偉任務(wù)。大會(huì )宣布要讓有利于國計民生的私人資本主義有一定程度的發(fā)展,并把能否解放、發(fā)展生產(chǎn)力作為檢驗一切政黨政策的根本標準。
  七大總結歷史經(jīng)驗,把黨在長(cháng)期奮斗中形成的優(yōu)良傳統作風(fēng)概括為三大作風(fēng),即理論和實(shí)踐相結合的作風(fēng),和人民群眾緊密聯(lián)系在一起的作風(fēng),自我批評的作風(fēng)。強調三大作風(fēng)是共產(chǎn)黨人區別于其他任何政黨的顯著(zhù)標志,堅持和發(fā)揚黨的優(yōu)良作風(fēng)對實(shí)現黨的政治任務(wù)和組織任務(wù)具有重要意義。毛澤東著(zhù)重指出:共產(chǎn)黨人的一切言論行動(dòng),必須以合乎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最大利益,為最廣大人民群眾所擁護為最高標準。全心全意地為中國人民服務(wù),一刻也不脫離群眾,一切從人民的利益出發(fā),這就是我們制定政策的根本出發(fā)點(diǎn)。
  確立毛澤東思想在全黨的指導地位,是七大的歷史性貢獻。七大通過(guò)的黨章明確規定:毛澤東思想,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的實(shí)踐之統一的思想,就是中國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共產(chǎn)黨以毛澤東思想作為一切工作的指針。這是黨總結中國近代特別是建黨以來(lái)經(jīng)驗作出的一項極為重要的決策。中國革命需要馬列主義的指導,但在中國這樣一個(gè)半殖民地半封建大國進(jìn)行革命,必然遇到許多特殊的復雜問(wèn)題,靠背誦馬列主義一般原理和照搬外國經(jīng)驗是不行的,必須根據中國革命的具體情況創(chuàng )造性地運用馬列主義,把馬列主義推向前進(jìn)。
  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掌握實(shí)事求是這個(gè)馬列主義的真諦,用馬列主義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研究中國的實(shí)際,把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逐步形成了毛澤東思想的基本內容和科學(xué)體系。黨的七大把毛澤東思想概括為九個(gè)方面:關(guān)于現代世界情況和中國國情的科學(xué)分析;關(guān)于新民主主義的理論與政策;關(guān)于解放農民的理論與政策;關(guān)于革命統一戰線(xiàn)的理論與政策;關(guān)于革命戰爭的理論與政策;關(guān)于革命根據地的理論與政策;關(guān)于建設新民主主義共和國的理論與政策;關(guān)于建設黨的理論與政策;關(guān)于文化的理論與政策等。
  毛澤東思想是在同黨內教條主義作斗爭并深刻總結這方面歷史經(jīng)驗的過(guò)程中形成和發(fā)展起來(lái)的,在土地革命后期和抗戰時(shí)期得到系統總結和多方面展開(kāi)而達到成熟,從而實(shí)現了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的第一次歷史性飛躍。毛澤東思想是中國革命獨創(chuàng )性經(jīng)驗的總結,是中國共產(chǎn)黨集體智慧的結晶,黨的許多卓越領(lǐng)導人對它的形成和發(fā)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毛澤東的科學(xué)著(zhù)作是它的集中概括。
  七大選舉產(chǎn)生了新的中央委員會(huì ),其中,中央委員44人,候補中央委員33人。隨后在七屆一中全會(huì )上選出13人為中央政治局委員,選舉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lái)、任弼時(shí)為中央書(shū)記處書(shū)記,選舉毛澤東為中央委員會(huì )主席兼中央政治局、中央書(shū)記處主席。七大選出的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央委員會(huì ),是一個(gè)具有很高威信、能夠團結全黨的堅強的中央領(lǐng)導集體。
  七大是黨在民主革命時(shí)期召開(kāi)的一次極其重要的全國代表大會(huì )。它在革命面臨新的重大轉變的關(guān)鍵時(shí)刻,對全黨給予及時(shí)正確的指導,為爭取抗戰的勝利和新民主主義革命在全國的勝利奠定了政治和思想基礎。大會(huì )使全黨特別是黨的高級干部對于中國革命的發(fā)展規律有了比較明確的認識,使黨達到了空前的團結統一。七大生動(dòng)地全面地體現了中國共產(chǎn)黨的先進(jìn)性質(zhì)。它通過(guò)的黨的政治路線(xiàn)、基本方針和基本政策,表明黨代表著(zhù)中國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這是中國革命從勝利走向勝利的根本保證。大會(huì )以后,全黨緊密團結在以毛澤東為核心的黨中央周?chē)?,貫徹七大路線(xiàn),去奪取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和新民主主義革命在全國的勝利。
  1945年上半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進(jìn)入最后勝利階段。5月2日,蘇聯(lián)紅軍攻克柏林;8日,德國法西斯戰敗投降。在中國戰場(chǎng),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人民軍隊發(fā)動(dòng)夏季攻勢作戰,對日軍占領(lǐng)的點(diǎn)線(xiàn)包圍得越來(lái)越緊,打通了許多解放區之間的聯(lián)系,在行動(dòng)上取得主動(dòng)地位,逐步實(shí)現由游擊戰向運動(dòng)戰的轉變,為轉入全面反攻創(chuàng )造了重要條件。淪陷區城市黨組織積極開(kāi)展瓦解日、偽軍工作,組織地下軍,準備發(fā)動(dòng)武裝起義,里應外合,配合反攻。
  7月26日,中、美、英三國發(fā)表波茨坦公告,促令日本投降。8月6日和9日,美國先后在日本的廣島和長(cháng)崎各投下一枚原子彈。8月8日,蘇聯(lián)發(fā)表對日作戰宣言。9日,蘇軍進(jìn)入中國東北,向日本關(guān)東軍大舉進(jìn)攻。在極為有利的國際形勢下,中國抗日戰爭進(jìn)入全面反攻階段。
  此時(shí),國民黨軍隊主要集中在西南、西北地區,而日軍在華北、華中和華南占領(lǐng)的大部分城鎮、交通要道都處在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敵后軍民的包圍中,對日全面反攻的任務(wù),也就主要由敵后抗日根據地的人民軍隊來(lái)進(jìn)行。8月9日,毛澤東發(fā)表《對日寇的最后一戰》的聲明。根據延安總部的指示和命令,各抗日根據地軍民向日、偽軍發(fā)起猛烈的全面反攻,很快解放縣以上城市150余座。
  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無(wú)條件投降。9月2日,日本代表在向同盟國的投降書(shū)上簽字。日本軍隊128萬(wàn)人向中國投降。至此,中國抗日戰爭勝利結束,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也勝利結束。中華民族為贏(yíng)得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巨大的犧牲。中國軍民傷亡3500萬(wàn),直接經(jīng)濟損失1000億美元,間接經(jīng)濟損失5000億美元。中國抗日戰爭是反侵略的正義戰爭,得到了世界各國人民的支援,也得到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各同盟國家的支援,這些支援對中國能夠堅持抗戰并取得勝利是一個(gè)重要條件。
  中國抗戰的歷程表明,中國共產(chǎn)黨及其領(lǐng)導的人民抗日力量,是全民族利益最堅定的維護者,是團結抗戰的中流砥柱,是取得抗戰勝利的決定性力量。黨在敵后的艱苦條件下,廣泛發(fā)動(dòng)、組織和武裝以農民為主力的各階層群眾,開(kāi)展游擊戰,使日本侵略者陷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黨領(lǐng)導的人民抗日力量對敵作戰12.5萬(wàn)次,消滅日、偽軍171.4萬(wàn)人。黨在抗戰中發(fā)展為有120多萬(wàn)黨員的大黨,人民軍隊發(fā)展到120余萬(wàn)人,民兵260多萬(wàn)人,抗日民主根據地面積達到近100萬(wàn)平方公里,人口近1億。所有這些,為奪取整個(gè)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奠定了堅實(shí)的基礎。
  中國人民以落后的武器裝備打敗經(jīng)濟實(shí)力和軍事裝備遠比自己強大的敵人,創(chuàng )造了半殖民地弱國打敗帝國主義強國的奇跡。這一驚天動(dòng)地的偉業(yè),使中華民族一洗百年恥辱,在世界上展示了新的形象。中華民族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作出的重大貢獻,使中國的國際地位空前提高。這是中華民族由衰敗走向振興的重大轉折點(diǎn)。
編輯:高昊
?
友情鏈接